翻阅首页 | 排行
收藏 | 打赏

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,尽情使用听书功能!

取消 立即下载
加标签 收藏 打赏

大接骨师

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

前往翻阅

恭喜你中了200书币

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

即可领取


0

温馨提示

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!

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

确认关闭吗?

正文:第1章 小药师送药上门

  三月的春溪镇,漫山遍野的金黄色油菜花开得正艳。
  春溪镇中药铺的学徒刘虎,路过一片油菜地的时候,听到油菜地里有动静,便悄悄下了田垄,想出其不意抓个野兔。
  春溪镇地处大山深处,山高林密,山上野兔之类的东西多。封山育林之后,愈发泛滥成灾。野兔见庄稼就祸害,如今已经成了老百姓深恶痛绝的东西。
  他蹑手蹑脚过去,生怕惊动了野兔。然而等他悄悄靠近时,突然就听到了人说话声。
  刘虎吓了一跳,赶紧躲到一边。借着油菜花的缝隙,他便看到村里漂亮女人陈玉枝,披头散发的哼哼叫着扭动着她丰腴的身子。
  在她身下,一个猥琐的男人正眯着眼,仰头看着陈玉枝,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,得意地笑。
  刘虎没料到会在大中午的遇到这么难堪的一幕,整个人顿时愣在密密的油菜花地里,动也不敢动。他本来想趁着中午爷爷午睡的当口,赶去镇文化站给文化专干黄秀送跌打药酒。
  黄秀前几天跟着他上山采药,不小心崴了脚,肿得像个馒头似的,脚下不得地,只能躺在榻上休息。
  他心跳如鼓,紧张得双手冒汗,一双眼睛看也不是,不看也不是。
  正在犹豫着,听到陈玉枝低声说:“老东西,你上来,我累死了。”
  躺着的男人便坐起来,压低声说:“陈玉枝,老子这头牛,早晚会犁死在你这片烂地里。”
  陈玉枝吃吃的笑,说:“你不犁会有人犁。”
  男人便恶狠狠地骂:“老子不犁,谁敢来犁?这块地就是老子的。”
  陈玉枝骂道:“不要脸的老东西,老娘这块地怎么是你的?这块地是罗三毛他爹的。”
  男人嘿嘿地笑,骂道:“罗大茂算个什么东西,老子不让他犁,他敢犁吗?”
  两个人一问一答,刘虎听声音就知道男人是春溪村的村长朱俊。
  朱俊当了十几年的春溪村村长,好事没做几件,春溪村的大姑娘小媳妇却有不少被他揩了油,占了便宜。
  刘虎听得面红耳赤,额头上汗水下雨般落下。他屏住呼吸,大气也不敢喘。正着急着,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  铃声将三个人都吓到了,刘虎反应快,兔子一样从油菜地里窜出来,没命往文化站跑。身后传来朱俊的怒骂声:“刘虎,你小子想死啊!给老子站住。”
  刘虎哪里敢站住脚,勾着头,挟着一股风就冲进了黄秀的家里。
  黄秀躺在榻上在看书,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。她一条腿平放着,肿着的一条腿搭在榻上的叠起来的被子上。看到刘虎满头大汗跑进来,嫣然一笑问:“刘虎,有人在追你吗?”
  刘虎没顾得上回她的话,将跌打药酒往她床头柜上一放说:“黄秀,药酒我给你送来了,你自己擦,我要回去了。”
  黄秀双眉微皱喊住他说:“刘虎,你不帮我,我自己怎么擦呀?”
  刘虎进退两难,刚才一进屋,他就看到了躺在榻上的黄秀穿得很清凉,她的两条腿像两根大萝卜一样,又白又嫩,多看一眼他都觉得心跳加速。
  黄秀催促着他,低声说:“刘虎,你就帮帮我,家里又没人。再说,我这脚是怎么崴的?还不是跟你上山采药弄的呀?你要负责哦。”
  刘虎便将心一横,正要坐下去给她擦药酒,黄秀又让她去把门关了。说万一被人撞进来看到了会尴尬。刘虎听话地去关了门,将药酒倒出来一些,在手掌心里擦开了,迟疑着说:“我要开始了啊?”
  她将崴伤的腿搭在刘虎的双膝上搁着,红了脸说:“你擦,我心里有准备了。”
  刘虎便将一双手按在她肿起来的脚上,还没用力,黄秀便叫起来喊:“刘虎,你轻点呀,我痛。”
  刘虎头也没抬说:“我知道。不过我告诉你,不用点力,药酒进不去,不起作用。”
  黄秀咬着牙说:“行,我忍着。”
  刘虎爷爷是春溪镇上唯一的接骨师,平常经常给人擦药酒。刘虎在一边看,天长日久自然就学会了一些。
  他偷偷去看黄秀,发现她已经将眼闭上了,咬牙切齿的,似乎很痛苦。
  刘虎装作很平静,双手在黄秀腿肿的地方挤揉着。眼光不经意往上一看,顿时就看到露出来的红色短裤边,一颗心不由跳得更狠起来。
  黄秀突然睁开眼说:“刘虎,你往哪里看呀?”
  刘虎慌忙收回眼神,一张脸跟着也红了起来,低声说:“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  黄秀就捂着嘴巴轻轻笑起来,娇嗔地骂了一句:“死刘虎,不许乱看。”
  她虽然在嗔怪,但分明没有生气。刘虎便胆大起来,双手慢慢往上移了一点,解释说:“周围也得擦擦药酒。”
  黄秀红了脸,低声道:“你是接骨师,你想怎么擦就怎么擦。”
  刘虎胆子就大了许多,正要再往上,发现黄秀将另一条腿也搭在了他的双膝之上,悄悄将双膝并拢了起来,紧并在了一起。
  刘虎浑身燥热起来,黄秀的腿滑腻那么好看,如果能搂在怀里好好温柔一把,这该多么的令人神往。他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,额头上又开始冒出汗水。黄秀更是娇羞不已,将一双眼紧紧闭上了,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。
  刘虎一路慢慢往上摸,一直接触到黄秀的裙边了,再往上,就接触她的短裤边了。
  黄秀哼出声来,脸上飞满红霞,却不阻止他。直到刘虎的手指头触到了她的短裤边,她才叫出声来说:“刘虎,你擦哪里去了?”
  刘虎一惊,赶紧缩回来手,一本正经地回到崴伤处的地方反复揉搓。
  黄秀便拿了一面手帕,迟疑着想给刘虎擦汗。
  手帕很香,幽幽的香味直透脑际。擦到刘虎嘴边时,他突然张开口将手帕咬住了。黄秀赶紧往外扯,红着脸说:“刘虎,你咬手帕干嘛?”
  刘虎狠狠心说:“我还想咬人呢。”
  黄秀便不吱声,任由他去咬了手帕,她松开手,捂着嘴巴吃吃地笑,在他脸上轻轻打了一下说:“死刘虎,你胆子不小呀。”
  这句话就像催发剂,顿时将刘虎整个人都烧了起来。他突然凑过去,就在黄秀白玉般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  黄秀身体一软,叫道:“刘虎….你…...”
菜单 下一章
猜你喜欢
窃玉生香
赌石圈里有一句话叫做“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” 我的青春就是赌出来的!
花缘
现代都市连载
商路局中局
霸道女总裁、军旅铁血痴心女搭档、红尘妖娆女子,无不对其倾心付出一切,可无人知道他早已心若荒草、身似草芥! 倾心所爱之人视其为仇人,至亲父母与之断绝关系,且看小人物如何混商界,成就一方霸业!
三人行
现代都市连载
极品上门女婿
三年前,秦浩送外卖的时候,被豪车撞倒了,没想到反被车主逼着跪在车前忏悔,被豪车大灯照了一个晚上,秦浩的双眼就此瞎了。 从此,他悲惨的人生开始了; 为了替父还债,秦浩成了上门女婿,受尽歧视鄙夷,过着憋屈的生活; 三年之后,秦浩睁开双眼,一道神芒闪过。
不吃鱼的猫儿
现代都市连载
最佳女婿
他们都叫我窝囊废女婿,殊不知我是亿万富豪……
林平之
现代都市连载
都市极品医王
凌冽,一个除了名字什么都没有的流浪儿,却意外成为了神农谷的嫡传弟子,四年后凌冽学成归来,凭借神乎其技的医术,查身世,泡美妞儿,踩恶少,治贪官……风生水起! 最终凌冽陷入豪门之战,自己的身世一点点的被揭开……
画雨
现代都市连载
女总裁的桃运兵王
“战龙”老大隐退当司机,本想享受太平生活,却不知女人比敌人还可怕。女总裁、女老师、女警察、女秘书……美女虽然养眼,数量太多全是麻烦。
黑夜不寂寞
现代都市连载
上一章
下一章
字号
5
间距
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