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阅首页 | 排行
收藏 | 打赏

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,尽情使用听书功能!

取消 立即下载
加标签 收藏 打赏

偏执楚少今天嗑后悔药了吗

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

前往趣小说

恭喜你中了200书币

下载趣小说客户端

即可领取


0

温馨提示

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!

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

确认关闭吗?

正文:第29章 与你无关

  陆季延正好从外边进来,看到安浅手里的东西,眸色滚过复杂。
  “季延,这是什么意思?”安浅手几乎有些颤抖,眼神闪烁地望着面前的人,等他的解释。
  陆季延明显有些慌了:“浅浅你听我说,这件事情…….有些复杂。我不是有意隐瞒,但……”
  “你是说,这个结婚证是真的。”安浅声音都有些抖,打断了他的话。
  她胸口都像在微微起伏,不知是气的,还是一时无法接受。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安浅勉强让自己冷静,可怎么都冷静不下来。
  醒来的那刻,她看着对她呵护备至的陆季延问:“你对我这么好,是我老公吗?”
  陆季延点了点头,笑得灿烂,“傻瓜,你不记得了啊?”
  仔细想想。
  他好像没有主动说过他们是夫妻这件事。
  可他这些天为什么对她这么好,还有,为什么在楚深质问后,还选择瞒着不说。
  楚深在院子里接电话的时候,看到安浅向自己走了过来,微怔了下。
  视线瞄到她手里的本子,才明了,一下挂断电话。
  安浅直接把结婚证递到了他面前,“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老婆管别人叫老公?”
  楚深看了,上面明明了了地写着「安浅、楚深」四个大字。
  他刚要开口,发现安浅看他的眼神和平时不太一样,似乎,多了种情绪……嗔责。
  这是以前的安浅,从来没有过的。
  楚深喉结滚了滚。
  安浅见他还没反应,更气了,她说为什么看这个人这么熟悉,原来竟然还和他结过婚。
  楚深确实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,他眼神微闪,临时先想了个借口:
  “昏迷之前你在生我的气,还说要跟我闹离婚,我怕你不高兴,又不好好养病。”
  男人的音调不紧不慢,是天生的懒散模样,然而在安浅眼里,就成了对这件事完全不在意。
  “然后你就把我拱手让人了?”安浅几乎要不想再听他的解释。
  楚深眼神动了动,一时没法置可否,安浅觉得他默认了。
  “行!那就离婚吧!”
  也不知道说的是不是气话,安浅走之前却也没直接把结婚证甩他脸上,小手倒是攥得紧。
  望着那个背影,楚深怔了许久,直到隔着窗户,看到小女人气到一下趴床上,男人忽然微微勾了勾唇。
  这样生动的安浅,他已经好久没看见了。
  想起刚才她气呼呼的模样,莫名的,忽然有了种想去招惹她的心思,楚深正要抬步,却被一双手拦住。
  楚深喉结滚了滚,睥了眼拦在面前的手,不咸不淡地掀眸,浑身都带着些傲气的压迫感。
  陆季延眸光闪烁片刻,才望着面前的男人道:“你不该再去招惹她。”
  楚深愣了愣,随即冷笑了下,“关你什么事?”
  陆季延深吸一口气,直言道。
  “你会给她带来痛苦。”
  “安浅现在是失忆了,可就算她现在回到你身边又能怎么样?医生说她只是短暂地受了刺激,她迟早会想起来。”
  “别忘了,她现在这样,都是你造成的。”
  陆季延的话悉数落下,一字一句,曾经对安浅的折磨,也一幕一幕地从楚深眼前划过。
  楚深艰难地动了动唇,最后冷声留下一句话:“再怎么样,都与你无关。”
  ……
  安浅回到房间之后,捏着手里的结婚证,怎么都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。
  她什么时候和楚深结的婚,又是为什么会昏迷,甚至为什么会失忆?难道真的和楚深说的一样,只是因为和他争吵了吗?
  可是。
  安浅想要再往下想,却发现一阵难忍的刺痛袭了上来,头疼得仿佛能炸裂。
  她抑制住所有想法,想去河边散散心。
  秋日的午后,阳光和树影都正好。
  徐徐的凉风吹来,让安浅舒服了些,她轻轻松了口气。
  可能她和楚深真的吵得有点厉害了吧,否则,怎么会严重到不愿想起来的程度呢。
  而楚深,也宁可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别人那么亲密,也一个字都不提。
  可他这些天,也没有做过任何得罪自己的事,像是真的是怕再惹自己生气。
  想起刚才楚深眸中划过的愧疚,还有这些天的好,安浅想了想,觉得会不会是失忆前的自己太过分了。
  想到这,安浅在河边的长凳前坐下来。
  随即,一个低沉而带着些温柔的声音落在身后。
  “浅浅。”
  安浅攥紧手心,许久才回过头,似乎还带着些气:“你怎么来了!”
  楚深看到她有些气鼓鼓的小脸,忽然微勾了勾唇:“你一个人出来,我担心你。”
  「担心。」
  安浅默默咀嚼了下这两个字,毫无疑问,她的心在那瞬间漏跳了下。
  然而,气哪里那么容易消,她仰起头说:“我不需要你担心。你不是要和我离婚吗?离就离——”
  话还没说完,一个冰凉的吻忽然轻轻落了下来,覆上她的唇瓣。
  一触即离,安浅几乎怔住。
  像是浅尝辄止后,男人又抬起那双深邃悠远的眼睛,居高临下望着面前的小女人。
  楚深这么看着她的时候,像一只妖孽在勾引人。
  安浅不愿承认,自己竟然有些被他哄好了。
  失忆前的自己,也这么没出息吗?
  安浅不甘心地攥住衣角,一双清澈又带着些倔的眼睛直视着男人。
  楚深也没再多过分的举动,轻笑了下,声音有些低柔。
  “先回去?”
  安浅动了动唇,答应了他:“好。”
  楚深下意识地拉过她的手腕。
  可就在那一刻,像是通了一股极强的电流般,安浅忽然觉得手腕处似乎被人紧紧攥着,怎么都松不开。
  那一种被禁锢的痛感,忽然像洪水猛兽一样向她袭来。
  安浅难受得定在原地,楚深要靠近扶她,浑身却更是密密麻麻的痛,让她不得不推开他。
  “浅浅?”
  楚深的眼眸闪过慌张。
  他没想到,自己对她的伤害,已经深到即使失忆了还是会下意识地害怕他。
  良久安浅才恢复了些,落坐在长凳上,浑身却像是失了所有的力气。
  怎么会这样?
菜单 下一章
猜你喜欢
对手
商场既充满机遇,又处处陷阱,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,既斗争,又妥协,留余地,讲圆通,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。
雪在烧
都市其他连载
上门女婿
韩东本身是一个“被”退伍的军人。回到都市后,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……
貌似纯洁
现代都市连载
一路高升
醒掌天下权,如履薄冰;醉卧美人膝,如临深渊。朱立诚步入职场,便遭遇困境,巧妙化解后,从乡镇起步,一步一个脚印,最终走向人生巅峰。他坚信——掌权不忘放权,铺路不忘后路,争斗不忘坚守,方能平步青云!
锦猪
都市其他连载
步步为赢
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,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……
一路向西
现代都市完结
若冰雪不再冷
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,她是刚转入一队,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。一次训练意外受伤,在顾洛川“温柔又严格”的康复下,她一次次战胜困难,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,事业爱情双丰收。
温情
婚恋情感完结
逆袭
大多数的单位斗争,起于人事调动,止于背景对决……
钓人的鱼
现代都市连载
上一章
下一章
字号
5
间距
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