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阅首页 | 排行
收藏 | 打赏

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,尽情使用听书功能!

取消 立即下载
加标签 收藏 打赏

都市逆天神医

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

前往翻阅

恭喜你中了200书币

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

即可领取


0

温馨提示

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!

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

确认关闭吗?

正文:第1章 认错人了

  “凌医生,你快点帮我按摩呀,人家堵得慌,气都喘不过来了!”美女仰面卧在按摩床上,微微侧过羞红的俏脸,回眸一笑。
  凌枫见状,有几分跃跃欲试,但却又顾虑重重。
  美女身着白色的吊带睡裙,肌肤如凝脂白玉一般直逼凌枫的眼。
  按摩床上的美女含情脉脉,她扫了凌枫一眼之后,娇滴滴的说:“凌医生,你看什么呢,快点呀!”
  犹豫不决的凌枫听到这话后,再也按捺不住了,将心一横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孟……孟小姐,这可是你让我按摩的,你可别……别怪我!”
  “凌医生,没错,我让你按的,快点!”美女娇羞不已的说道。
  美女一头乌黑的长发,修长的脖颈水润光滑,圆润的香肩柔弱无骨,盈盈一握的纤腰诱惑力十足,美腿纤细修长,玉足白皙娇嫩,美艳不可方物。
  佳人横卧,呢喃软语!
  在省城当了三个月苦行僧的凌枫哪儿经得住如此诱惑,瞪大几近喷火的双眸,伸出了微微发颤的双手……
  “南兴到了,准备下车,带好随身行李,丢了可和我们车上无关!”一个尖锐的女声突兀的响起。
  凌枫睁开朦胧睡眼,才意识到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。
  尽管如此,他还是一脸不爽的狠瞪了售票的胖女人一眼,心中暗道:“你不说话,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,哪怕再等一分钟也行呀!”
  “看什么看,收拾行李下车了,没见车都停了吗?”胖女人一脸不爽的冲着凌枫喝道。
  看着女人那肥嘟嘟的脸上微微发颤的肉,凌枫当即便打消了与之争辩的念头,低下头收拾起行李来。
  凌枫是南兴县中医院的医生,去江南省中医院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培训,今日学成归来。
  南兴距离省城一百多公里,为了多载客,大巴车并未走高速,在国道山走走停停,足足用了三个多小时,头昏脑涨的凌枫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。
  梦中的美女姓孟,名俏雪,听名字就知道是个美女。她先后找凌枫按摩过三次,两人聊的很是投机,超出了普通的病患关系,如同朋友一般。
  至于孟俏雪怎么会出现在凌枫的梦中,还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姿态,他也弄不明白,或许三个月苦行僧般的生活,太过空虚;或许孟倩雪太过美艳,有些情不自禁。
  无论哪种原因,都已不重要了。
  回到南兴小城的凌枫和远在繁华都市的孟俏雪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,彼此之间不会再有任何交接。
  下车之后,凌枫才发现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已飘起了小雨,他在省城上车时还是艳阳高照呢,真是六月天,孩儿脸,说变就变。归心似箭的他,出了车站,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家的方向而去。
  凌枫家位于红光小区2号楼306室,一套两居室,居住面积八十五平米。他和白倩媚结婚前,父母拿出大半辈子积蓄,又向银行贷了不少款才买下来的。
  下车时,雨更大了,凌枫顾不上撑伞,快步走进了楼洞里。
  到了三楼之后,凌枫见到自家门前有一双黑色高跟女式真皮凉鞋,心里不由暗暗一动,临近中午,妻子这会该在单位吃午饭才对,怎么会在家呢?
  凌枫不由得紧张了起来,他离家足足三个月了,虽说在此期间经常和妻子通电话,但谁也不知她会不会在背地里给他戴上一顶绿帽子。
  凌枫长相英俊,身材高大,作为县中医院医生,工作也不错,当年能看上白倩媚,主要因为她那沉鱼落雁的外貌和魔鬼一般的身材,娶了个漂亮老婆,凌枫虚荣心得到了充分满足,但也有种压力山大之感。
  结婚两年来,凌枫不但承包了所有家务,还尽可能的给予白倩媚舒适的生活条件。去年,凌枫刚给她买了一台本田飞度小车,花了将近十万,而他,至今还骑着一辆过了年审期限的摩托车上下班。
  白倩媚并无固定职业,半年前进入九禾医药公司,成了一名销售小姐。一个月后,由于销售业绩突出,竟被提拔为了组长。
  白倩媚性格高傲、待人冷淡,销售业绩根本不可能好,凌枫觉得这当中有猫腻,可一时半会又找不到证据,只能听之任之。
  想到与妻子之间的林林总总,凌枫有种后悔之感,若是老天爷给他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,他绝不会选美女做老婆。
  站在家门口的凌枫想到妻子可能在屋里和别的男人幽会,有种怒发冲冠之感,连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钥匙投进了锁孔。
  咔嚓的一声轻响之后,门锁打开了。
  凌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推开了门,生怕被屋里的人发觉,那可就功亏一篑了。
  捉贼捉赃,捉奸捉双。
  凌枫只觉得心脏怦怦乱跳,有种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的感觉,门刚打开一小半,他便闪身进了屋里。
  一个身着碎花短裙的少妇出现在凌枫眼前,她正站在走廊上向外探着身子收衣服,长发披肩,螓首上扬,身体竭力前倾,弯出一道美丽的曲线。
  看到这一幕后,凌枫才意识到他到误会妻子了。
  白倩媚中午回家来,是因为天下雨收衣服的,仅此而已,并非他想象的——和别的男人幽会。
  想到这儿后,凌枫的心里涌起一阵愧疚之情,刚想出声打招呼,目光却落在了妻子的柳腰丰臀之上。
  由于衣服晾晒在阳台外的晾衣杆上,白倩媚此时身体竭力前倾,一副美丽的画面便出现在了凌枫眼前。
  一连过了三个月苦行僧生活的凌枫,见到这一幕后,再也按捺不住了,嘴角露出一丝坏笑,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。
  在妻子身后站定,凌枫伸出双手比划了一下,然后猛的一下将佳人反身搂进怀中,同时在其耳边柔声说道:“倩雪,老公想死你了,让我好好抱一抱!”
  美妻入怀,凌枫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。
  就在这时,只听见一声惊呼:“啊,凌……凌枫,快松手,我是绮彤,不是倩雪!”
  听到这话后,凌枫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下,暗想道:糟了,怎么会不是妻子呢,这是怎么回事?
  顾不得出声询问,凌枫连忙松开手,一脸慌乱的向后退去。
  宁绮彤俏脸上通红似火,一直红到耳根不算,连白皙的脖颈上都隐隐呈现出微红色。这会眼前如果有一条地缝的话,她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,再也不出来。
  “绮彤,怎……怎么是你呀?”凌枫看着转过身来的美少妇,一脸惊诧。
  宁绮彤和白倩媚是闺蜜,两人从小在一个大杂院里长大,如同亲姐妹一般。
  听到问话后,宁绮彤更为害羞了,伸手轻撩了一下额前的秀发,柔声道:“倩雪刚才给我打电话,说衣服晾在外面晒,她正在公司参加会议,一时半会回不来,让我帮她收一下衣服,我就过来了,你怎么也不问一声,就……,哎呀,真是羞死人了!”
  听完这话,凌枫才回过神来,宁绮彤是过来帮着收衣服的。
  凌枫家楼下的车库里放着一把备用钥匙,宁绮彤便是用这把钥匙进来的。
  宁绮彤和白倩媚都是美女,身材有差不多,一头披肩长发,身材凹凸有致,从身后看,很是相像。
  色令智昏的凌枫根本分辨不出,这才出现了那令人尴尬的一幕。
  “我以为你是倩雪,所以才那么做的,对……对不起!”凌枫将脸都憋红了,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  尽管不是故意的,但毕竟犯了错,这个账必须认。
  “你怎么不问一声,就……”害羞不已的宁绮彤说了一半,便停下了话头,脸上红如同天空中的火烧云一般。
  凌枫尴尬到了极点,不知该如何作答,索性低下头来一言不发。
  宁绮彤知道凌枫不是故意的,并无与之计较之意。
  为打破这尴尬的局面,宁绮彤柔声问道:“倩雪知道你回来吗,她刚才怎么没和我说?”
  “前两天我告诉过她,昨晚,科室的同事为我践行,喝多了,忘了打电话了。”凌枫实话实说道。
  “哦,你还没吃饭吧?我帮你做!”宁绮彤柔声道。
  凌枫确实没吃饭,下了大巴车,见天下雨了,便打了一辆车赶回来了。
  “不用了,我一会下去随便吃点就行了!”凌枫推辞道。
 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本就不妥,之前又发生了那令人尴尬的一幕,凌枫发自内心的不想麻烦宁绮彤。
  “小饭店里不卫生,我帮你煮碗面吧!”宁绮彤说话的同时,便放下手中的衣服往厨房间走去。
  凌枫见阻止不了,索性便听之任之了。
菜单 下一章
猜你喜欢
樱桃红了
一枚红樱桃,演绎一部云谲波诡的商路传奇,折射多面人生斑斓人性。做事、作势、做局、做人,做人所不事,事之人所不能至。路漫漫,心修远,光明顶上,群芳争艳······
夏雨飘飘
职场商战连载
万古杀帝
杀、不含慈悲之念,不掌妇人之心。 帝、王者一怒,伏尸百万。 且看,一人一狗,冲出大荒,神挡杀神,佛挡拍佛!
雪参
东方玄幻连载
上门女婿
韩东本身是一个“被”退伍的军人。回到都市后,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……
貌似纯洁
现代都市连载
古村振兴
主人公李留城大学毕业后,经过艰难的打拼,成为一家装修公司的高管。然而,老婆王芳芳与他离婚,他毅然放弃高薪辞职回到了家乡。经济条件落后,村庄的环境脏乱差,党组织人心涣散,毫无战斗力,人际关系不和谐,“光棍村”的坏名声不胫而走,村里的古建筑遭到破坏,村民内外勾结,偷窃古村的宝贵文物......李留城忍受各种委屈,与各种不良势力斗争,带领村民建设新农村,打造古村景区,最终村民过上了小康生活。李留城在爱情上也遭遇了沉重的打击,城里的姑娘高媛媛,看不起农村,也适应不了李家村艰苦的环境,最终与李留城离婚。而农村淳朴善良的姑娘张盈盈,被李留城创业的精神所感动,最终选择嫁给他,一起参与到李家村的新农村建设与古村旅游开发事业中。然而,由于李留城拼命工作,不注意生活习惯,最后患了胃癌,英年早逝,他为李家村献出了自己的一切。 与此同时,全县实现古村振兴和乡村振兴的大幕正在拉开......
路远
现代都市完结
特种狂龙
六年浴血奋战他成为了华夏最顶尖的军人,因一次失败的任务退伍回乡。本想都市逍遥快活,却被逼给一火爆美女当保镖……
月下吟
现代都市完结
易筋经
秦刺,一个随爷爷隐居在东北深山中修习天蛇射息炼气之术的朴实少年。当他从古老兽皮中破译出上古炼体之术,就此踏入都市以后,又会掀起怎样的波澜。
魅男
东方玄幻完结
上一章
下一章
字号
5
间距
主题